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浙江白癜风遗传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22:52:3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浙江白癜风遗传吗,吉林白癜风遮盖液,定西白癜风医院,宣武白癜风医院,清涧白癜风医院,姜堰白癜风医院,平原白癜风医院

A小姐想明白了,音乐节对她而言就是个拍照,没别的。

第一次去的时候还是个朴素的大学生,想去赶一下大城市的潮流。和大学室友一起穿着格子衫、背带裤就出发了,到了现场才发现自己可能是方圆一公里内穿得最多的人,且土气值和衣服布料面积成正比。

第二次去的时候是为了前男友高兴,有样学样地向台上不认识的人比着我爱你的手势,耐心慢慢溶化在了大雨和脚下的泥汤子里,毁了她一双为约会特地新买的鞋。

所以后来A小姐想明白了,一年这么一次春光乱颤可以怎么臭美都不会太过分的时节,去他的音乐吧。仗着自己的一尺八细腰和36C,她开始把自己捯饬成亮眼的果儿。歌手无所谓认不认识,发到朋友圈里的照片能美得让人不认识就够了。

可是看着那些路人拍、官方拍里的各路女观众,她总有点儿不甘心:为什么这些镜头一次都没带到自己?自己比她们差在哪儿了呢?

今年A小姐彻底失望了。回到家里,她看到一个音乐节上的一个妞儿火了。

看着这姑娘胸怀坦荡、心无旁骛地挥舞着摇滚的大旗,再看看自己包里下去了1/3的防晒霜,A小姐觉得自己输得很彻底——还打扮啥啊?怎么心机地穿来搭去大概也没有不穿来得火热吧。看来自己大概还是动机不纯,爱得不够。

A小姐脱掉自己的绑带凉鞋,心想,被踩了一天,以后再也不露着脚背去这种鬼地方了。

B君看不惯音乐节上的跟风狗很久了。他觉得自己喜欢自己的没什么,可是到公共场合上傻愣愣地碍着别人事儿就不能忍了。

因此自从音乐节一公布阵容安排,他看到白教堂乐队和赵雷一前一后地挨在一起,就觉得大事不好了——美国最牛逼的死核乐队给压轴的中国小清新民谣歌手暖场,恐怕难逃一战。

听说过之前音乐节上赵雷路人粉提前占场子的战绩,B君于是提前十好几天就频频在朋友圈微博拿出了决一死战的气势——“美国死核哪家强,田纳西州白教堂!劝赵雷粉丝小心点儿,我这一头甩下去你可能会死。”

圈里其他朋友就友好多了:“如果赵雷粉丝在场地上突然发现两边人散开了,别紧张,那是给你们留的空地儿,好好享受。”



过完嘴瘾,很讲摇滚礼仪的B君特地取下了夹克上的尖锐物品,往音乐节出发了,毕竟这场合,陌生人都是亲兄弟,一mosh起来伤到谁就不好了。

可是他万万没想到,败的是自己。

他没有为了一个歌手等占前排位置占一天的勇气,可有人有。等他匆匆忙忙地赶到白教堂开场,前排早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

主唱声嘶力竭,前排这群人无动于衷;有人想跳水,这群人一个劲儿缩脖子躲,跳水的愣是跳了三次都摔地上了;有人想甩头,咣当一下就磕到前面纹丝不动的人身上;外围的B君想主动带下节奏燥起来,胳膊肘刚抬起来还没来得及起跳呢,旁边的姑娘就尖声细气地嚷起来了:

“别挤别挤,挤什么呀?!”

B君暴怒之中瞪向声音的来源,发现这姑娘挺好看,愣把气吞回去了。

等到白教堂结束、赵雷开始调音,这群人才嗨了起来。在全场等待赵雷的大合唱里,在越来越多涌入的人流里,B君发现自己想走都出不去,还被后面姑娘的胸顶得胸闷气短。不行,再这么下去非得踩踏事故不可,于是B君灵机一动,大喊了一声:“我要跳水!”

这回周围的人倒是很配合,像传递待宰的羔羊一样把B君递了出去。



这可是B君最无法料到的退场方式了。

C君今年第一次来音乐节,但是以后也不打算再来了,因为他觉得这里大概只适合颈椎不好的人。

他不明白,赵雷唱《成都》的时候,后排怎么都有人能跟着节奏甩起头来。



但是菜鸟路人甲C君不明白的事儿还多着呢。比如音乐节上的各种手势,食指和小指是要立着,可是大拇指张开的“非常六加一手”和大拇指不张开的“弹脑门儿手”到底哪个是对的?

在他周围,同一场演出里蹦跶着的人,伸什么手的都有,C君也疑惑了。





更让他疑惑的是,别人为什么都精神头那么大?



音乐节场地里买饮料和吃的都要排大长队,之后的排泄工作又得排大长队。这是C君吃过的性价比最低的一顿饭,吃完没多久就饿得眼冒金星,可是无论他站在哪个舞台底下,周围都有人不知疲倦地跳啊跳,粗鲁地撞来撞去,一不留神就被拉进了一长列人接着人组成的小火车,再不留神就卷进了死墙的对冲,不撞不是中国人。

唉,音乐节可真累,C君想。他只是拿着别人送的票,想来晒晒太阳,说他是跟风狗也认了,毕竟他真的不认识什么这摇滚那金属的,他只是想听听自己认识的人唱歌啊。



这下可好,还得花钱去修被踩坏的眼镜。



整个五一假期,D君都窝在家里没有出门。刷刷微博看看剧,对着拥堵新闻感叹一下幸亏自己没在拥堵的路上贡献GDP,三天就这么过去了。

开工第一天清早,还赖在被窝里的D君刷微博,突然看到自己的朋友语气满是嘲讽地转发了一团白花花的肉。定睛一看,是个骑在音乐节第一排栏杆上的裸着上半身的女孩子。



“牛逼啊,”D君忍不住自言自语了一句,可是评论里很多污言秽语,让他有点不忍心再看下去。

再往下划两下,看到另一个朋友大半夜po的自己双腿淤青照。直男的八卦之心还没来得及被点燃就被熄灭了——仔细一看文字,合着是人家在音乐节pogo撞出来的。“摇滚不死!摇滚牛逼!”D君好像每年都这时节都会见这姐们儿发这么一句。

死不死有那么重要吗。D君吸了吸鼻子,接着往下翻。

结果看到一个平时微博少言寡语、除了分享自己听不懂的音乐就没啥别的话的朋友在撕赵雷脑残粉儿,什么嫌挤就不要来音乐节啊……占着茅坑又不给甩头不给pogo是几个意思啊……评论里吵了好几页。

这些人是不是有毛病啊。D君皱着眉头想。

D君就觉得赵雷挺好的。他想起上次见过另一个朋友的朋友圈:“雷子歌里的成都,终于来了。[玫瑰]”他以为人家旅游去了,就凑过去哈哈了两句,结果人家是航班取消、只好改签先到成都转机。当时D君就惊了,一首歌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心情镇静效果,换别人早把航空公司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了吧。

多厉害。这世界够燥了,多一点平静不好吗?

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D君只好叹口气,翻身起床准备去上班,和那些离开音乐节、回到各自的牢笼里的年轻人一样。又一个寻常的5月就这么开始了。



点击关键词 查看往期精彩文章

厅长之死|监控隐私| 魔幻武林 | 留守丽姐

虚伪中产 |四子闹剧| 综艺撕逼|女性毛片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云南白癜风初期症状